广州哪里可以种眉毛

2017-11-22 04:49

首页 > 山西日报 > 01
分享到: 评论:

    

深圳头发种植手术医院,中山有什么植发医院,毛发移植大概多少钱,达州有好的植发医院嘛,深圳植发哪家医院好,广州植头发手术费用,广东省眉毛种植排名,植发3000单位多少钱,头顶植发大概多少钱,移植头发那个医院好

  原标题:灰色地带的“租人”APP,信息真假难辨、存安全隐患 参与者要擦亮眼睛

某租人APP首页推荐的多是年轻女性。 本文图片 大河报
记者用租人APP预约的手机截图。

  又快到年终岁尾,一些提供“租人”服务的APP和微信公众号升温,上面不仅花钱可以“租女友”,还能租人陪跑步、健身等。专家表示,“租人”占据“灰色地带”,易导致不稳定因素出现。

  

  

  昨天,家住郑州惠济区的武先生向大河报记者讲述了他“租人”的遭遇和尴尬。

  武先生今年32岁,目前还没结婚,在一家企业当个小领导,由于“发福”肥胖原因,腰周围长了很多“硬疙瘩”,用手指按起来比较坚硬。后来,到医院检查身体时,医生告诉他患了重度脂肪肝,需经常跑步锻炼身体,才能减轻。为此,他每天早晚会抽时间跑步。

  一次偶然的机会,武先生发现手机上有一款专门“租人”的APP,能找个志同道合的女朋友陪跑步,那该多好,于是就下载了下来。

  武先生回忆,APP下载后,按照步骤注册,浏览众多出租人的信息后,发现有个女孩子符合他的标准,长发飘飘,身材婀娜多姿,关键是也爱跑步健身,每小时100元,兴趣相同,就把她租下了。

  “没想到第一次租人,就差点被对方骗了。”武先生说,租金用微信支付后,添加完联系方式后,到了约定时间人还没来,对方还要让他发红包。被武先生拒绝后,对方直接把他拉黑了。就这样,第一次“租人”以失败而告终。

 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许多人在租人软件上遇到爽约、被骗等现象。

  

  

  按照武先生引导,记者在手机应用商城里下载了该款租人APP。这款租人APP显示,已有27万次安装,并宣称:只要你有一技之长,就可以在平台上公开出售,如果符合需求,就会有用户购买。包括摄影、走秀、运动、心理咨询等各种领域。用户当前已基本覆盖全国。在这个软件上,你可以租别人,也能出租自己。

  记者随机进行注册,发现只需填写手机号码,发送验证码即可。在个人资料中,无须填写自己的真实姓名及身份信息,头像也可以不是本人,随便找个头像,只要审核过关就行。

  在个人认证方面,只有身份证实名认证和名片职业认证,但这并非强制认证。

  于是,没有经过任何实名认证,记者就成功注册成用户。

  记者注意到,进入APP首页后,很多帅哥美女在APP“货架”上等待出租。推荐靠前的用户一般都进行了实名认证。一名用户透露,实名认证了会接单比较多,提现的时候也方便。此外,APP还会根据你的定位,推荐自己所在城市的租人信息。也可以抢单,查看自己的信息。

  想租对方,需向租人平台支付其标定的相应费用,如果预约成功,平台再把租金返还出租人,之后就可以进行“约会”了。对于安全保障,该APP声明,第三方账户托管,未租成功24小时内全额退款,无任何额外费用,若邀约失败,用户支付的金额将在24小时内退回钱包余额。

  记者尝试在某个租人APP下单租人,其中租了一男一女,但一天多过去了,却显示对方无人受理,最后该平台取消了记者的订单,订金又退回了微信红包。

  

  

  记者发现,租人APP涉及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深圳等一些城市用户比较多,他们年龄大多集中在20岁至35岁之间,每小时租金50元至几百元不等。

  由于此类租人APP缺乏监管,有部分平台的首页出现衣着暴露的女性照片。记者搜索发现,曾有媒体暗访租人软件,发现有个别陪吃陪喝陪睡等提供色情服务的。

  记者还发现,在微信搜索“租人”关键词,有“租人”、“来租我吧租人平台”、“租人约会”、“来这租人”等多个租人的公众号,关注后,部分门槛低,无须实名认证和核实身份信息,同样可以租别人和出租自己。在每个“租人”首页,推荐的大多是年轻女性。一些用户租别人“代人上课”、“帮忙排队”、“辅导练琴”等。

  通过郑州本地提供租人服务的微信公众号,记者联系到了一位自称强子的出租者。他告诉记者,他是一名在校大学生,今年读大三,想利用平台多交几个朋友,觉得挺好玩的,也没其他想法,所以就填写了自己0元的出租信息。

  强子说,他第一次被人租,那天是周六,租人软件显示,对方是一个40多岁女人。

  那天,他为了给客户留下好印象,还特意打扮了一番,穿上了那件花格衬衣,脚上的黑色皮鞋擦得锃亮。两人见面是在一家咖啡厅,对方是一个高个子女人,她给强子点了一杯咖啡。

  还没开始聊天,那个女人刚喝了一口咖啡就落泪了,瞬间,她脸上的妆也花了。强子说,这让他有点措手不及,对方告诉他,她刚离异,虽然40多岁,但是实际年龄看上去比较年轻,还有个正在吃奶的婴儿,由娘家人代为照顾。心情不好,就是想找个陌生的朋友聊聊天,所以就选中了强子。

  强子说,他们聊了很久,之后再安慰她,光纸巾就用了一大包。本来约定出租的一个小时,结束时已经超出了一小时。后来,强子称呼那名女子为大姐,再后来,就成了朋友。

  郑州人王其出租自己帮人代驾。王其说,他上有老下有小,多赚钱才是硬道理,因此就加入了出租自己的行列。上传自己照片后,很多人都喜欢和他打招呼,他填写118元每小时,也接过几次单子。不过也有每小时66元少的时候,随心情而定。

  网上出租信息并非全部真实,也有骗人的,杨女士就遇到过一个。杨女士称,她本想租个人教自己厨艺的,没想到租来的人还不如她的做菜技能,没办法钱白交了,最后,找平台讨说法未果。

  

  

 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、情感导师端子表示,传统的“租友”模式,随着新媒体技术的发展,渐渐从隐蔽的“一对一”模式转变为公开的“征召”模式。现实生活中,越来越多的人缺失爱和陪伴,感到孤独,想利用网络找寻,可能性比较小。

  “买来的陪伴,租完之后也会有一种失落感。”端子说,现在不少青年男女过多依赖手机等电子产品,沉溺于虚拟的社交圈子,如果能利用新技术平台跳出虚拟圈子,进入现实社交圈子,充分进行“面对面”交流,无疑将会为年轻人打开新的交友空间。

  

  

  据了解,国家网信办2016年6月出台了《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信息服务管理规定》(以下简称“管理规定”)。管理规定要求应用商店承担相应的审核义务,还要求应用商店服务提供者对APP提供者履行管理责任。其中包括:对APP提供者进行真实性、安全性、合法性等审核,建立信用管理制度,并向所在地省、自治区、直辖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分类备案。

  某租人平台在线客服称,在对方付款后再进行赴约,平台可根据付款信息核实对方的真实身份保障双方安全。优先选择实名认证的用户,选择在白天公共场合见面,素质低下者可拉黑举报。

  但记者发现,拉黑举报后,用户还可用新的手机号码注册,再次出租自己和租用别人。

 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、中国互联网管理问题专家朱巍接受大河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就目前看,“租人”之类的手机应用软件占据“灰色地带”。但是,“管理规定”明文将各级网信办作为执法和监督的主体,由网信部门去协调各个部门,可以有效监督此类APP的运营。

  

  

  北京兆驰律师事务所张敬辉律师认为,自然人不能作为出租的标的物。网上所谓的“租人”实际上是一种劳务雇佣关系,应当受到民法的调整。但是区别于一般的劳务雇佣,其有时往往带有强烈的性暗示,在出租过程中,极有可能是卖淫嫖娼的行为或者是打法律的擦边球。同时“租人”行为很容易将出租者置于一个完全不可控的陌生环境,进而给自己带来一系列无法预料的伤害。

  张敬辉律师表示,不法利益的驱使以及“租人”软件运营的不健全,容易滋生更广泛的社会问题与社会矛盾。目前除了民法外,尚没有专门的法律对此予以调整。由于“租人”行为极易导致社会不稳定因素的出现,张敬辉律师建议,对此应当多管齐下:一方面由国家出台法律法规,具体的监管措施;另一方面则需要提升网民素质,让用户自我规范、相互监督。同时,还要规范网站平台,应当明确其对用户具有严格审查的责任,使用者、平台、第三方、监管部门都参与进来,最大程度维护用户的合法权益。

  来源:大河报

责任编辑:时鑫

相关链接

推荐阅读

生活资讯
专题
佛山毛发移植哪个医院好

山西内陆广州种发大概多少钱

视频/ 广州毛发种植手术一般多少钱
新晋界惠州头发种植科医院